第116章 第116章
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江放跟着江父回风华小区。

因为江齐考试的缘故, 江父江母不让他回黎园小区。

今天考试,送他去学校的还是江父。

江父平时也就是嘴硬,其实心肠很软。

“哥哥, 你回来了怎么不喊我,我跟爸一起去机场接你。”

江齐刚刚才从江母口中得知江父去机场接他哥的事。

江放把包丢在沙发上, 去厨房洗了下手, 拿起茶几一串葡萄说:“今天的语文和数学考得怎么样?”

江齐:“语文作文我没写,其他的能填都填了, 我也不知道能考几分, 听天由命, 数学还行,感觉挺容易的。”

满分一百五,他做完还检查了一遍, 觉得应该能考一百四左右。

江放:“语文考试, 作文就占六十分, 你就算偏题了, 老师都会给你一点友情分,你居然没写, 等高考的时候,是不是不会也打算不写了?”

江齐心虚地抓抓头发, “我高一的时候, 语文作文一般就拿十几分, 我都好久没写作文了, 一时间不知道怎么下笔。”

江放:“是我高估了你, 剩下九十分, 你估计连一半分数都拿不到, 等月考成绩出来, 你把试卷带去给唐恪森,让他帮你看看哪里需要加强。”

江齐啊地一声,“一定要给他看吗?”

江放:“不给他看,他怎么知道应该针对你哪方面的弱项进行加强,还有,从今天开始,每天写日记,不管发生什么事,都必须写,我会跟他说,让他时不时检查一下。”

写日记本来就难了,一听还要给唐恪森那家伙看,江齐就觉得有点羞耻。

“哥哥,能不能不给他看啊,我给你看行不行?”

“你知道怎么写日记吗?”江放反问。

江齐想了下说:“不就是写生活中的事情吗?比如今天发生了什么事,我就写出来?”

江放:“那要是没发生事情呢?”

江齐想不出来了。

江放:“日记不一定要写日常,可以把你看到某件事,或者看某本书,对哪句话有感而发,这些都记录下来,这也是锻练你思维及写作能力的一种方法。”

江齐还以为真的要写生活日记,如果可以这样,好像就没什么好羞耻了。

江放:“以后每天至少写一篇,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。”

蠢蠢欲动的江齐顿时熄了心思。

一家四口吃完晚饭,江放就回自己房间了。

两个多月没回来,房间里没有一点灰尘。

江母知道他要回来的时候,就抽时间打扫了一下。

江放思索着给程肆打个电话,门响了。

他过去开门,外面站着江母。

“妈妈能进去吗?”江母期盼地问道。

江放侧身让她进来,“有什么事吗?”

他把床边的椅子拉过来,示意江母坐下说。

“妈很高兴你能回来。”江母温声说,“你爸之前说的其实都是气话,你不要放在心上,只要你跟江齐平平安安,我们就心满意足了。”

看到江母眼里一闪而过的担忧,江放心里叹了口气:“我知道,我并没有放在心上,来的路上,我们已经谈过了。”

“那就好,你爸这人就是有时候嘴硬了一点,抹不开面子,其实只要多说两句软话,他就不会太反对了。”

“我跟江齐说过几次,可惜他的脾气随他爸,两人一吵架就会上头,谁也不愿意先低头。”

江放笑道:“嘴硬心软,但是又好面子,拉不下脸,事后就在心里后悔,自己为什么当时要说那么重的话。”

江母:“对对对,就是这个意思。”

两人聊了十来分钟,江母说了不少江父跟江齐的事,走出房间的时候,她回头说了句话。

“哪天有空,再带他来家里吧,上次都没好好的吃顿饭。”

“好。”江放点头。

关上门,江放去洗了个战斗澡,出来后才给程肆发了个视频邀请。

那边很快打开了。

江放看到背景似乎是在车里。

“快七点了,饭吃了没?”

程肆回道:“在公司食堂吃了。”

江放躺在床上,把手机靠在枕头上,趴在摄像头前说:“告诉你一个好消息。”

程肆的目光却移到他敞开的领口。

刚洗完澡的江放,头发柔柔顺顺地垂着,皮肤还泛着一点淡淡的粉。

程肆眼神微微一暗,想到可能还要十几天才能见面,他的情绪又多了几分失落。

“什么好消息?”

江放一只手撑着下巴,笑眯眯地说道:“我爸妈说,下次等你来海市,请你吃饭。”

程肆轻扯着领带的动作顿住了,眼睛立即与他的目光对上,“他们同意我们在一起了?”

江放点点头:“同意了,不同意也没办法,所幸他们也比较想得开,这事要是放在一般家庭,父母可能没那么容易同意,不过我家毕竟不太一样。”

经历过劫难的家庭,父母心里都清楚,这世上没什么比家人平安健康更重要。

程肆:“你知道我现在最想做的是什么吗?”

江放:“吃我?”

程肆猛然顿住,右手微微拖着下巴,瞳孔放大了些许。

江放看着他的表情不停变化,从怔愣,到震惊,再到懊恼,再也忍不住发出笑声。

“你刚刚是不是想说,你最想做的就是立刻订机票飞过来?”

程肆瞬间否认:“不是!我就是想吃你。”

江放憋笑憋得脸色通红,“你怎么这么可爱啊。”

程肆知道自己蹩脚的话没什么说服力,看他笑得那么开心,无奈道:“你是不是故意勾引我的?”

江放低头猛笑:“终于被你给发现了。”

程肆深呼吸一口气,“等我这几天忙完,就去找你。”

江放提了提领子,“好啊,最近那么忙,和实验基地那事有关?”

程肆:“有一部分原因是,目前还在彻查,有人想要窃取程氏集团正在研发的一项新的医疗设备的技术,或者破坏它。”

江放:“如果是这样的话,那个人应该只是其中一员,估计还有其他潜伏者,甚至可能已经潜入核心区。”

程肆点头:“所以需要查清楚,最近没办法走开。”

江放:“我懂,我明天就要进组拍戏了,你来了我也没办法陪你。”

程肆:“只要能看到你,我就心满意足了。”

江放哦了一声,拉低自己的领口:“那这样呢?”

程肆:“……”

江放:“哈哈哈。”

隔壁的江齐听到他哥的笑声,有些好奇,什么事让他哥笑得这么开心。

结束通话,程肆脸上的无奈化成一抹笑意。

这时,手机又响了。

“喂。”

“老板,有人在查您。”

手机里传出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。

程肆面无表情:“谁?”

“一个叫庞冰巧的女人。”

程肆想起来这人是谁,在背后指使别人造谣江放是毒贩之子的女人。

“把她的底挖一挖,让她去监狱待着吧。”

“好的,老板。”

之前因为诽谤,庞冰巧被抓,不过她给自己留一点后路,找人出来顶,最后只是被拘留一段时间。

没想到出来之后还想搞事,程肆不想浪费一丁点精力在这种人身上。

挖些陈年旧账把人送到监狱里,也不算冤了她。

庞冰巧现在已经不是金牌经纪人,更不是明星,没有热度,哪怕她被送进去,也不会有太多人关注。

次日,江放告别家人,自己坐车前往影视基地。

罗伟奇本来想亲自跟他来,江放觉得他跟着江齐更好一点,只让小东跟他一起前往剧组。

剧组也没想到那么大的一个顶流明星,别的流量明星不仅要开一辆房车,身边还要带好几个助理,他却只有两个人。

“江老师,就你们两人吗?”导演正在拍戏,副导演知道他来了,连忙出来接他。

“对,就我们,走吧。”

副导演心道,这么大的一个咖,他的经纪公司心也太大了,万一遇到狂热粉丝,一个助理怎么可能顶得住。

殊不知,真遇到狂热粉丝,江放一个人也许可以马上跑掉,身边人太多,反过来可能会被拖累。

副导演也没说什么,他是为数不多知道江放是这部电影的投资人之一的。

不仅如此,这部电影最大的投资人也和他有关系。

傅导演拍完一场戏,知道江放来时就差两袖清风,越来越觉得自己没有看错人。

一个没有架子,能吃苦,流量又十分庞大,粉丝还不会搞事的明星,这在娱乐圈十分少见。

“今天你就先观摩一下,熟悉一下剧组的情况,明天再开始拍。”

傅导演现在看江放,就跟丈母娘看女婿,越看越顺眼的心态差不多。

知道江放只有演过一次戏的经验,下午接着拍时,傅导演还把江放叫到身边,时不时就给讲一些拍戏的情况,以及人物的剖析。

不过江放除了记自己的戏份,也有看别人的角色,并整理出人物的心理变化过程。

第二天,江放就上场了。

演科幻电影和古装剧的感觉又不一样。

剧组的员工发现,就算江放ng,导演说话也一直是轻声细语的,以至于被骂过的演员差以为换了个导演。

“要不是江放的家境被扒过,我都要以为他是导演的亲生儿子。”

“想多了,亲生儿子也不可能这样,估计骂得更惨。”

副导演听到这话,心道这可不是儿子,而是祖宗。

不管从哪种意义上讲,没有江放,这部电影可能都拍不成。

就在江放拍戏的时候,江齐月考的成绩终于出来了。

由于挺多人关注的,成绩贴在公告栏没多久就上了热搜,阵仗大得好像出高考成绩一样。

“放哥,江齐的月考成绩出来了,被网友给送上热搜。”

江放拍完最后一场戏走过来,小东连忙给他递了一瓶水。

“我看看。”
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