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9章 第139章
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江齐的学籍在海市的高中, 为了更好的适应海市的气候,他得提前一个星期回去。

江齐选择的是理科,高考时间是七号和八号的上下午。

因为小儿子要高考,江父江母也提前结束旅行回到海市。

两人经过这段时间的放松, 不仅心态年轻阔达了, 面貌似乎也发生了改变。

这是江齐第一次高考, 两老都很重视。

江齐本来很紧张, 结果看到爸妈比他更紧张,反而没那么紧张了。

回到海市这七天, 江齐每天就在家里临时抱佛脚地做海量的题目。

晚上还会跟唐恪森视频聊天,询问一些错题。

“你觉得我真的能考好吗?”虽然做过一些试卷, 估算过分数,但是一想到马上要考试, 他又忍不住紧张起来, 他怕会考到自己没有学过的内容。

唐恪森背后是自己的宿舍, 雪白的墙壁什么也没有,他说:“你还记得我给你说的惊喜吗?”

距离高考还有两天,江齐一紧张,把他说的惊喜也忘记了,听到他的话眼睛微微一亮。

“你终于决定告诉我了吗?”

“没有。”唐恪森无情的说道。

江齐切的一声,“不告诉我你还说, 没劲。”

唐恪森说:“等你后天考试我坐飞机去找你。”

江齐愣了一下:“啊,需要这么正式吗?”

唐恪森点头。

江齐:“其实你也可以托别人拿给我,不用特意跑这一趟,反正我考完还会回燕市的。”

唐恪森:“托别人转达达不到惊喜的效果, 必须我亲自出马才行, 你就期待一下吧。”

江齐被他说得生出几分期待, 弄得这么神秘,他对那份神秘的礼物越来越好奇了。

一下子就不紧张了,满脑子都在猜测唐恪森到底会给他什么样的惊喜礼物。

两天后,高考第一天,天空下起绵绵的小雨。

江父江母一大早起来,一个帮他把高考需要的东西准备好,生怕漏掉,还一遍又一遍的清点。

另一个则把江齐从床上挖起来,每年因为各种各样的事迟到,进不去考场的情况都有发生,所以他们要早点出发,宁愿在考场多等一段时间,也不会卡时间。

八点不到,两人就火急火燎地带着江齐前往考场。

太阳出来后,雨也停了,天空湛蓝湛蓝,阳光倾洒下来。

因为高考,路上巡逻的警察叔叔比平时都多。

堵了一小会车后,花了半个多小时,终于赶到考场外面。

“还好我们提早出门。”

江父江母有点庆幸。

考场外人来人往,很多学生都是由家长带来的,把子女送进去后,他们也没有离开,就在外面等着。

江齐和父母道别后,拿着文件袋走进学校,顺便给在燕市的哥哥和唐恪森发消息。

江放:嗯,正常发挥就好。

唐恪森:已经订好明天的机票。

江齐先给他哥回复,然后才回复唐恪森:这种时刻,你就不要再提醒我礼物的事情,不然我怕考试的时候我满脑子都在想这件事,好吗?

唐恪森正好有点事,等看到回复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小时后。

看到最后两个字,他的脑海里浮现出江齐一副卑微恳求的样子,不禁笑了。

这个时间点已经开考,他回了个好字就收起手机。

每年六月,总有两三天时间牵动着全国上亿人的心。

很多人为了这两天,无数的夜晚,都会在书桌上开着一盏灯,埋头奋战,十几年来的努力,也将在这两三天得到检验。

随着校园的钟声响起,最后一门也考完了,为这场高考写下一个句号。

江齐拿好自己的文件袋,他把手机拿出来,看到唐恪森半个小时前给他发的消息,说他已经到达海市。

江齐边走出去边拨通他的号码。

“你往考场过来了吗?我爸妈还在外面呢。”

唐恪森沉稳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,“没有,我在酒店落脚,你跟伯父伯母说一声,今晚我带你去吃大餐怎么样?”

一听到吃大餐,江齐哪有不同意的。

高考结束,他心里那块大石头也落下了。

现在不管成绩怎么样,他已经尽全力,把这一年学到的东西全都运用出来,考得好不好只能听天由命。

他现在只想好好的放松一下。

江齐因为经常跳舞,气质比较独特,哪怕戴着帽子,他一出来,江父江母一眼就看到他,连忙冲他挥挥手。

“爸妈,我朋友来海市给我庆祝高考结束了,晚上你们自己吃,我晚点回来。”

江父还想说带他去吃一顿好的,“你朋友来了啊,那行吧,现在考完了,好好去放松一下,不过晚上不要太晚回来,你现在是明星,不好在外面抛头露面太久。”

江齐高考之后,江父对他也宽容了许多,听到他要去跟朋友庆祝也没二话。

江齐还以为得费一番口舌,没想到江父这么通情达理,反而有点不敢相信。

现在想想,江父当初不想他去混娱乐圈也是为了他好,哪个父母不希望自己的孩子过得好好的。

只是他以前太执拗,加上叛逆期,这才使他们每次谈话总是开了个头就不欢而散。

“我知道了爸,你跟妈妈也可以去吃一顿好的,这些日子辛苦你们了。”

小儿子突然这么懂事,江父江母也有点被震撼到。

“好好好,我跟你爸会去的,你自己在外面小心一点。”

两老都没打算问小儿子考得怎么样,考都考完了,不管考得好不好,成绩都已经固定,没有必要再说一些破小儿子心情的话。

江齐应了一声,然后走了。

学校附近的私家车很多,他跑到1公里外才拦到一辆出租车,将唐恪森说的地址告诉司机。

这个时间点有点堵车,各个学校开车的家长都在返程,每走一个红绿灯就堵一次。

平时二十分钟就能到达的路程,这次花了一个小时。

唐恪森说的地方是一家私房菜馆,在海市出了名的贵。

服务员听到他有约,就领着他来到唐恪森定的包厢。

一进门,江齐就看到唐恪森。

“你等很久了吧?”

唐恪森说:“不久,我也是五分钟前刚到,你看一下有没有喜欢的菜。”

他把一张菜单递给江齐。

这家私人菜馆的菜单做的十分精致,拿在手上也不重。

江齐随意翻看了几页,最便宜的一道菜都要五六百,不由咂舌,“这不会就是你要给我的惊喜吧?”

唐恪森哭笑不得:“你也太看不起我了,一顿饭哪算得上惊喜。”

江齐当然知道,他是故意开玩笑的,“我现在考试也结束了,你说的惊喜到底是什么,现在可以说了吧?”

唐恪森:“不急,等吃完饭我再带你去一个地方。”

江齐只觉得他神神秘秘的。

这顿饭吃得很开心,虽然最后花了好几千块,但不是花他的钱,江齐就高兴。

他现在有钱了,但从小就不是花钱大手大脚的人。

小时候他就知道家里很穷,还是搬到海市,条件才慢慢好起来。

后来自己会赚钱了,除了偶尔去放松的开销,他其实不怎么乱花钱,赚的钱都是交给江母收着。

唐恪森喊来服务员,结完账就带他离开私房菜馆。

不一会儿,一个服务员开着一辆骚包的红色跑车过来。

服务员下车,将车钥匙交给唐恪森。

“不会吧,你在海市还有跑车?”江齐一脸吃惊,唐恪森看上去也不像是会买这种颜色的跑车。

唐恪森拿了张钞票给服务员当小费,对江齐说:“不是我的车,是跟朋友借的,上车,我带你去一个地方。”

江齐自己也有一辆车,但是很便宜,去年他虽然有点流量,但是刚出道,也没有赚很多钱,像这种好几百万的跑车他还买不起。

上车后,江齐打量着车内的构造发出惊叹的声音。

“这也太酷了。”

男人都喜欢跑车,尤其是这种酷炫的跑车。

“你很喜欢跑车?”唐恪森见他这副兴奋的模样。

“喜欢啊,哪个男人不喜欢。”江齐说,“等我以后有钱了我也要买一辆。”

唐恪森说:“我有一个车库,里面有很多跑车,想不想看?”

江齐:“你那个车库不会是在p国吧?”

唐恪森笑了:“这都被你发现了。”

江齐说:“你家在国外又不在国内,想也知道肯定是在国外, p国就算了吧,我还不想跑那么远。”

唐恪森突然说:“我以后可能会定居国内。”

江齐啊的一声:“为什么,你家的产业不是在国外吗?”

唐恪森淡淡的说道:“唐家的产业是唐家的。”

江齐有点没明白里面的逻辑,当他准备细想的时候,唐恪森一句到了打断他的思路。

江齐看向车窗外,远处巨大的摩天轮映入眼帘,灯光闪烁。

他收回目光看向门口,才知道唐恪森居然带他来到一座游乐园。

他知道这座游乐园,小时候爸妈带他来过。

“你怎么带我来这里?”

唐恪森笑道:“带你重温一下小时候的美好?”

江齐不相信,“小时候确实来过一次,那时候我们刚搬过来没两年,家里的条件还不是很好,听到班上的小朋友说游乐园多么好玩,我就缠着我爸妈带我来,后来又开了其他游乐园,家里条件也慢慢变好了,就到处玩,上了高中后就没了。”

江齐露出怀念的神色。

“下车,我们进去看看。”唐恪森将车停在路边的停车位。

现在是晚上七点,游乐园还有营业,只是里面的人不是很多。

唐恪森买了两张票,江齐一起进入游乐园。

“我小时候也跟爸妈去过游乐园,也有十几年了。”

江齐说:“这么久啊,后来怎么不去了?”

唐恪森平静的说道:“因为我妈去世了。”

江齐愣了一下。

唐恪森转头,看到他一脸不好意思的神色,笑着说道:“不用觉得有什么,人的一生那么长,谁也不能保证会不会发生一点意外。”

江齐听他主动说起,便问:“她是发生意外?”

唐恪森:“嗯,车祸。”

江齐不太擅长安慰人:“ 额,节哀顺变。”

唐恪森被他逗笑了,“都过去了,不说这种事了,今晚可是给你庆祝高考结束的,这是好事,以后你不用再苦哈哈地做试卷了。”

“必须的,作为一名学渣,我都不知道这一年我是怎么过来的。”

江齐兴奋的说道:“现在总算脱离苦海了,我一定要好好玩个够,对了,你给我的惊喜到底是什么啊。”

江齐左看右看,没有发现他有带礼物。

可唐恪森又是刚到海市,那么短的时间内,他也不可能做一些其他现场布置吧。

而且。

一个男人布置浪漫的现场给另一个男人庆祝高考结束,感觉怪怪的。

江齐心里生出一股异样的感觉,唐恪森应该不会这样做吧。

唐恪森将他带到摩天轮下面,“要不要坐摩天轮?”

江齐的表情更加怪异,他看了看摩天轮,“你到底在玩什么把戏?”

唐恪森:“不上去也行,我只是觉得摩天轮那么高,这上面的风景应该很好看。”

江齐试探道:“那还不如去玩降落伞,更加刺激,俯瞰的风景也更好。”

唐恪森笑道:“你说的对,下次带你去玩降落伞。”

江齐看他反应挺正常的,也没有要求一定要上去,反倒怀疑起自己的猜测,也许真是他想多了。

唐恪森:“现在高考也结束了,你有什么打算吗?”

江齐看到路边一块小石子,玩心一起就边踢边走:“如果能考上一所大学,那当然是边上学边玩音乐,我喜欢唱歌跳舞,八月份可能会开演唱会。”

“那我得去捧场,错过了你的首唱会,接下来的演唱会就不能再错过了。”

江齐哈哈一笑:“那个时候我们还不认识呢。”

唐恪森看着他认真的说道:“还好现在认识也不算晚。”

唐恪森停下脚步,看向远处闪烁的灯光,在黑夜中像一闪一闪的星星。

“除了演唱会,你对你的人生还有什么安排?”

江齐思索着说道:“我哥说过,既然我喜欢这个舞台,那就在这个专业领域做到最好,我喜欢音乐,也喜欢跳舞,未来我会朝这个方向不断努力,我哥说如果我真的喜欢,以后他会帮我安排。”

唐恪森说:“我觉得你还可以有一个安排。”

江齐转头看向他,唐恪森的脸庞有一半在阴影里,游乐园的灯光从左边照过来,目光比平时更加深邃,眼睛里也仿佛多了什么。

“什么安排?”

只听唐恪森缓缓说道:“把我也安排进你的人生里,怎么样?”

声音仿佛在空气中散开,又传到江齐耳朵里。

他的瞳孔微微放大,倒映着唐恪森的身影,还有游乐园的灯光。
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