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章
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徐杰亮以为自己看错了,凑近才发现,它不仅是个综艺视频,还只是个预告片。

此时的弹幕已经将画面完全覆盖,多到数不清。

他看了一眼就觉得眼花缭乱,连忙移开。

虽然他偶尔也会上网找找新资讯,但很少看娱乐性质的视频,也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阵仗。

花了一分多钟,他终于找到关闭弹幕的按钮。

直到这时,他才看到这个综艺的名字。

这不就是那个流量明星正在参加的综艺?

徐杰亮内心升起一丝古怪,程总对他们的关注度未免太高了,又是让他调查两人,现在还看起他们的综艺。

他印象中的程总别说综艺,他的生活除了工作就是工作,除此之外再没有其他。

“已经好了。”徐杰亮收起思绪,退回去。

程肆看着重新干净的视频,有些不明白:“刚刚那些是什么,预告片不是放出来给人看的,为什么还要遮住?”

徐杰亮轻咳一声,解释道:“那些叫弹幕,相当于观众看完视频当下的心声与观后感吧。”

程肆皱眉,“wsl,sp是什么意思?”

“啊?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,要不我去查查看?”

“不用了,你出去吧。”

电脑上的视频已经停止播放,因为只有两分钟的时长,程肆将这个短小的预告片反复看了好几遍。

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做这种以前的他从不会做的事,只是觉得,视频里的青年耀眼极了,让人忍不住看了一遍又一遍。

这种感觉对程肆来说很陌生,他想知道为什么。

犹豫了一秒,他重新打开弹幕。

下一秒,他把弹幕关掉了。

这些字幕比半个小时前更多了,并且说了更多他看不懂的话。

程肆思索着打开搜索引擎,输入wsl和sp。

跳出来的解释分别是windows的子系统和结构化编程。

结合弹幕的语境,他也能看出来不是这个意思。

他打开微信,只有孤零零几个记录,除了家人,就只有昨晚和江放的聊天记录。

程母不止一次说过他的微信是用来摆设的,起初还会给他发信息,后来发现他回复特别慢,且打电话确实比发信息更有效率,慢慢的,家人也不再给他发微信,他的微信就真的变成摆设的存在。

除了和江放的聊天是昨晚诞生的,下面最早的聊天记录是一个多月前。

如果打开记录,还会发现,他每次回复通常只有一个嗯字。

但是从昨晚开始,他的好友列表里,突然多出一个放在以前绝不可能有交集的人。

上面还显示自己最后回复的晚安。

程肆打开两人的聊天窗口。

江放正在回复白升水的问题,一阵插科打诨过去,白升水开始询问他项目的事情。

白升水:论坛里学姐说的应该不是真的吧?你和周教授的项目去年年初就批下来了,没道理今年就停了啊。

我英俊潇洒:不用想了,肯定是谣传。

凉雨知秋:放出这个假消息的人是怎么想的,明知道不可能的事。

江放是燕大为数不多本科还没毕业就被导师看中,并开始跟着做项目的人,当时羡慕的人不知道多少,但人家是凭真本事,导师看中他的能力,也没什么可指摘的。

后来本科毕业,别的研究生还在上课,或者给导师打杂,他已经跟着周教授做起大项目。

这也是为什么身为室友的他们也很少见到他出现的原因之一。

在燕大这种遍地都是学霸的高校,能有江放这种经历的人也不多。

很多人都是考上研究生后才开始跟导师,之后基本上就是查阅资料文献、收集整理数据、写文章之类的活儿。

还有的导师一开始就让学生去读各种文献,这种连接触项目的机会都没有。

聪明的人都知道,你上课学得再好,没有实践经验,等出去后大公司也未必会要你。

所以,在跟着导师这段时间,最好就是多做项目,提高自己的水平,积累多一点经验,日后这些都有可能成为你成功道路上的助力。

江放:不是谣传,项目确实停了。

三人瞬间安静下来。

江放:遇到点难题,只是暂时而已。

白升水:真的?

江放:你们没有被我骗的价值。

我英俊潇洒:扎心了老铁。

凉雨知秋:+1。

白升水:如果有需要帮忙的话,就告诉我们。

江放:那给我一百万花花?

白升水:你还是自立更生吧。

我英俊潇洒:放儿,只要你肯给我签几打照片,虽然我不能保证卖到一百万,但给你几百块花花还是行的。

凉雨知秋:还没死心呢?

我英俊潇洒:只要放儿一天还火着,我就永远不可能死心!

白升水:理解一下,上个月被黄牛骗了几千块,他已经连续吃了半个月的馒头。

江放:看在你这么惨的份上。

我英俊潇洒:你终于同意了?

江放:下次见到秦可可,我帮你要一张签名照片。

我英俊潇洒:我要三张,不,还是要十张吧。

江放:我看你是不想要了。

江放笑着切出群聊,这才发现有人给他发消息。

。:我看了预告片,很好看。

江放思索了一下才想起她是在说综艺的预告片,他自己还没看过,便礼貌了一句。

江放:谢谢。

。:有几个词我不太懂。

江放:什么?

。:wsl和sp是什么意思?

江放很少上网冲浪,但架不住他有两个爱上网冲浪的室友,还有一个是女朋友爱冲浪,所以经常会被科普,像wsl和sp都是出镜率比较高的。

江放:wsl是我死了,sp是色胚,都是取它们的拼音首字母。

那边不知是被震撼了,还是因为本身手速太慢,过了两分钟才回复。

。:sq呢?

江放:……那些东西最好不要常看,对你没有好处。

程肆不太明白,为什么预告片不能看,不过有一点他说对的,弹幕看多了确实会眼花,对看的人没有好处。

。:你说的有道理,不过把字幕关掉就没事了。

江放:?

程肆见他似乎不明白,便耐心的给他解释。

。:我在你的预告片看到的,很多人在发,可以屏蔽的。

江放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,他以为对方在看那种片子,结果确实是片,只不过是他的。

是他思想太污了,对方只是个十几岁的小女孩,微信都是刚学会怎么用,怎么可能知道那种片。

江放:我还没看预告片,我去看一下。

和程肆一样,他搜索出来的第一个预告片也是自己的,他一开始以为就是那种正常的剪辑预告,谁知道节目组居然给他单独剪了一个。

如果没有和程肆聊过天,他看到预告片后绝不会往其他方面想。

聊过之后再来看,江放也感觉怪怪的,偏偏这个时候程肆又给他发消息。

。:看完了吗?

江放:以后看的时候别开弹幕。

江放:对眼睛不好。

。:我也这么觉得,看久了眼睛会花。

江放眯了眯眼,还好对方什么也不懂,不然他都要有负罪感了。

程肆第一次发现他也能和一个刚认识不到一天的人聊得这么好,最重要的是,他们某些观点上特别契合。

节目组的制片人和总导演没想到,只是一个预告片,效果居然这么好。

以往综艺开播前,为了增加热度都会大力宣传,最常见的办法之一就是买热搜。

预告片放出去前,他们甚至已经想好买什么位的热搜。

结果还没等他们买好热搜,负责宣发的工作人员就跑过来说上热搜了,还是两个。

“居然全是高位热搜。”制片人高兴得拍了下手掌。

总导演看了一眼就知道是怎么回事。

第二条热搜是针对两大流量干不过一个素人的话题,明眼人都看得出来,这是两人的黑热搜,因为有一批营销号下场了。

制片人:“不管是谁买的热搜,都替我们省不少宣发费!”

总导演:“第一条热搜应该不是买的。”

制片人:“确实,江放的热度真是超乎我的想象,本来只是想试一试,看看他的热度是不是昙花一现,没想到舒博锐和江齐都不是对手,这一季的收视率稳了。”

总导演:“那可未必。”

制片人:“为什么?你是怕他人设崩了?应该不会,第一期他没有立太明显的人设,只要后面不作妖,他起码可以保持住现在的热度。”

总导演点了根烟,叹息道:“不是这个问题,你知道江放的合同签了几期吗?”

制片人:“不是一季?”

总导演:“我本来也以为是一季,但是我刚刚找人问了一下,才知道他只签了三期。”

制片人大惊失色:“为什么只有三期?”

总导演无奈道:“很正常,江放只是个素人,这档节目的重点又在明星身上,只要明星在,素人就算只签一期都不会有人管。”

理是这个理,但是现在有不少观众被江放的颜值吸引过来,要是他们知道江放只签了三期,等第四期播出,收视率被影响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。

“不然再找他多签几期?”制片人更看重收视率,“他要是想混娱乐圈的话,应该不会不答应,这档节目对他而言是个很好的跳板。”

总导演皱了下眉:“让工作人员先去接洽看看。”

“他们会不会狮子大开口。”

制片人也不想开天窗,但也不想平白被宰,好不容易省下来的宣传费用。

总导演:“你是要等第一期或第二期播出后再去找他,他们才有可能狮子大开口。”

“有道理,我马上安排人去谈。”

晚上,罗伟奇突然接到一个电话,等他讲完电话回来,江齐这边也正好结束拍摄了。

“奇哥,怎么了?”江齐接过助理递过来的毛巾擦汗,却见他表情古怪。

罗伟奇感慨一声。

“你这个哥哥也太厉害了。”
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