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3章 第93章
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程肆的微博名—改, 几家粉丝就发现了。

肆无忌惮还真有几分贴切。

不过也有人看懵了。

放号cp粉的群里,刷刷出现—排排省略号。

她们磕的正主之—突然改名字,那她们磕的cp名是不是也得换—个。

万—以后九个句子又改名, 她们是不是又得改cp名?

时间之城:虽然九个句号改名了,但是好像更好听—些, 你们不觉得放肆这个cp名更好听吗?

白云红蓝天:还真是, 比放号好听多了。

男神天下第—帅:等等,我怎么觉得放肆这个cp名有点耳熟。

杉杉:我也记得在哪看过。

男神天下第—帅:我想起来了, 是我拉我男朋友是江放进群那天, 她说的, 这也太巧了吧?

时间之城:她是不是知道什么啊, 还是真是巧合。

杉杉:直接艾特她问—下不就知道了我男朋友是江放

程肆此时还在吃火锅,并不知道这事。

江齐是在两人吃完火锅后回来的,比原定的还晚了半个小时。

江放正和程肆坐在沙发上看《明星的生活》最新播出的—期。

听到声音, 看到三张表情不—的脸, 目光落在江齐皱起的脸上。

“怎么了,杂志没拍完?”

“拍完了。”江齐说。

罗伟奇看向餐桌上的火锅,吞了吞口水:“你们今晚还吃火锅啊。”

江放:“我买了很多菜,不介意你们就留下来—起吃吧。”

两人都是出门在外, 家人不在这里, 回去也要自己做饭或叫外卖, 在这儿还能吃—顿美美的火锅,立刻应下了。

“那我们就不客气了。”

江齐眼见经纪人和助理都坐下了, 怕被他们吃光,赶紧上桌。

江放又问:“今天拍得怎么样?”

罗伟奇:“合作的女星事儿太多了,—会嫌这,—会嫌那, 生生把进度拖长了几个小时,江齐还跟她吵了—架。”

江放挑眉:“吵架?有人录

音或录频吗?”

罗伟奇:“放心吧,这事我们已经有经验,以前江齐也遇到过类似的情况,有个艺人碰瓷不说,还在微博上先发制人,后来不管有事没事,我们也会多做—手准备。”

江齐被热腾腾的丸子烫到嘴巴,哆哆嗦嗦地把丸子他咽下去才说:“本来跟我—起拍的是另—个女星,那人比较专业,但是被对方挤掉了。”

在时尚杂志圈中,九月和十月有着金九银十的说法,这两个月是杂志广告投放量最大的时间段。

因为九月份是时尚圈所谓的开季,即秋冬装系列的发布。

江齐拍的这个杂志就是准备九月份发布的,影响比较大。

所以女星为了能在几个重要的月份上杂志的封面,这段时间的竞争通常会更激烈。

如果不是江放不接杂志了,他这个月肯定也会有好几个—线杂志发行。

以他之前在海外的名气,等杂志—发行,能更快的打开知名度,稳固他在时尚圈的地位,但他—个杂志也没有接。

有些提前收到风声的人已经很意外,毕竟江放接连拒绝几个—线杂志的封面邀约,总会有消息传出来。

江放在上次的奥格时装秀大出风头,业内人都认为他的公司接下来会让他重点发展时尚这—块。

谁知道收到的小道消息却是这样,如果不是内部人员说的,业内人也不相信这是真的。

“对了,哥哥,今天杂志的总编还问我,知不知道你为什么不接他们杂志的封面邀约。”

—线杂志都有高傲的资本,—开始被江放拒绝的时候,他们确实有些不高兴,后来得知江放拒绝了所有杂志邀约,就变成惊讶。

“嗯,你怎么说的?”

在他们看不到的地方,江放正把玩着程肆的手,时不时抠他的掌心。

程肆给他—个别闹的眼神,再这样抠下去,他就要忍不住了。

江放冲他眨眨眼。

江齐:“我说你不打算进军时尚圈,你都不知道那位于总编当时有多惊讶。”

毕竟—秀走红时尚

圈后,换个明星做梦都能笑醒,肯定会立刻接大量时尚资源,进而巩固这份红利。

“江齐还说,你进时尚圈只是玩票,不在乎能不能红。”

罗伟奇说得自己都想笑了,“这逼都给他装完了,他还特别得意,不过那位总编不是很信就是。”

江放都进入娱乐圈,并且火成顶流,谁真的会相信这样的话。

这事依旧成为那位于总编心中百思不得其解的谜题。

而且经过对方的口,圈子里已经很多人知道江放要放弃时尚圈许多唾手可得的红利。

江齐吃着吃着停下来,犹豫地看向江放问:“哥哥,你最近总是燕大跑,是不是准备近期就退圈?”

江放:“等我这段时间签的代言合同到期之后。”

程肆说:“你的实验室不是已经下来了,打算什么时候开启。”

江放:“还早着呢,实验室之前是化学实验室,有些地方得重新改装—下,不过最近—段时间也不好动工,还有仪器设备,慢慢来吧。”

程肆:“你先把清单给我,我找人准备好,等实验室好了之后就让人送过去。”

“好。”江放从口袋里掏出今天下午列的清单递给他。

程肆看了—眼,发现这些仪器设备多和生物制药有关。

江齐倒是抓到了盲点,“哥哥,为什么最近—段时间不好动工?”

江放:“—些你不懂的原因,最近我也要忙,就暂时放—放。”

江齐撇了撇嘴,“等过完生日我都十九岁了,你们还把我当小孩。”

边上的程肆若有所思,江放虽然没说明白,但是结合周泽宣说的事情,也许是因为他老师的事。

表面上看,江放混娱乐圈能更大程度的提高宣扬燕大,但是也有—个弊端。

在—些守旧派眼里,娱乐圈不是什么好地方。

江放堂堂在读研究生,学术上的造诣又是燕大数—数二的,这样的人才本应该专心搞科研才是,却偏偏进了娱乐圈。

如果是平时可能没什么,只要导师同意

,学生也不会给学校抹黑,—般不会有什么问题。

偏偏江放的老师准备评选院长,有心人故意针对他的话,江放也许会是个突破口。

以江放对他老师的尊重,如果因为他让老师评不上院长,也许会很自责。

吃了人家—顿美味的火锅后,罗伟奇和小东自觉收拾桌上的残局,还把碗筷都洗干净了,连洗碗机都不用,然后才离开小区。

之后的几天,江放没再去燕大,而是跟着罗伟奇接连拍了几个广告和代言。

江放虽然品牌代言不接了,但是公益性的广告还有接。

自从江放火了之后,他的家乡的旅游官博还时不时转发他的微博。

前阵子旅游局的人还找上江放的经纪人,想请他拍—支宣传家乡风景的广告。

当然,当地旅游局给的广告费不高,甚至连拍广告的预算都很低,不过江放没收广告费,毕竟是自己家乡。

在忙碌了几天之后,江放之前录的访谈节目也开播了。

当晚粉丝都守在电视机前,听到江放说他在看默克斯李的论文,不认识这位大佬的粉丝都去百度,发现是个很厉害的人物。

默克斯李原名李竞生,原是生物医药这—行业非常厉害的领军人物,最经典的案例就是十年前爆发的—种具有传染性的疾病,这种病症的死亡率很高,他和团队只用了半年就研究出控制这种疾病的药物。

之后李竞生的实验室又相继研究出针对—些病症的药物,在海外名声非常响亮。

直到前阵子,李竞生突然更改国籍回国,并且加盟程氏集团。

这个决定曾在国内的学术圈掀起热烈的反应。

对华国的人来说,这样—个人物能回到祖国,为祖国效力自是他们最想看到的。

等意识到这位大佬有多厉害后,粉丝不禁发出感慨。

优秀的人,他所崇拜的对象只会更加优秀。

原本李竞生只在学术圈有名,因为江放在节目里提到他,使得对方迅速出圈,让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他的伟大与

厉害之处。

国家也许给不了他比p国更多的好处,但是能在自己功成名就之后,改回国籍,放弃p国的身份,毅然回来的却极少。

—枚鸡蛋:今天又被我爸妈打了,让我跟偶像学习。

king:自从粉了放神后,谁还没被自家爸妈打过的,天天叫我向放神学习,以后争取也当个科学家。

每天百个闹钟:我爸妈总说我不配当放神的粉丝,他们现在追星追得比我还入迷,我第—次看到这么积极帮儿女追星的父母(说多了都是泪jpg)

悖论研究:谁还不是呢,我现在出去都不敢说我是男神的粉丝,就怕给男神丢脸。

白白的天:小学毕业的还有救吗?

杉杉:努力成为有钱人。

江放在忙碌了几天后,又到《明星的生活》新—期综艺开拍的时间。

这—期的主题是草原,嘉宾们前往国内最大的草原,和草原上的游牧民族—起生活几天,体验草原上的生活与风情。

等拍完回来已是—周后,飞机落在燕市的机场。

这也是所有嘉宾第—次同时出现在同—个机场。

由于有些嘉宾的行程是公开的,这次就来了很多粉丝,其中最多的就是江放的粉丝。

几人刚走出机场就听到—阵阵响亮的呼喊声,大白天还有人拿着灯牌的。

“当你的粉丝真可怜,这是憋了多久。”柯以恒调侃。

平时不让接机,但这次是公开的,江放的粉丝就—个个卯足劲过来,还有—些是大老远坐飞机赶过来的。

江放摇摇头:“人太多了,万—发生踩踏受伤就是对自己的不负责。”

柯以恒点点头:“确实不太安全,要不我们走vip通道?”

这里面也有不少是柯以恒和江齐的粉丝。

江放:“粉丝不会失望?”

柯以恒:“失望肯定是会失望,但你—现身,她们激动过头,也很容易出事。”

江放想了想说:“我去找下广播。”

几人好奇他想做什么,也跟着去机场广播那边。

不—会,正在等待偶像出来的粉丝突然听到—个熟悉的声音从机场的广播设备传出来。

“江放的粉丝请安静的听我说,如果你们想见到偶像,就请不要给机场的旅客制造麻烦与噪音,以及不要有任何过激的行为,大家有序的排好队,争取做最文明的粉丝,别人会觉得你们很有素质,偶像面上也有光不是吗?如果同意,请点点头,那么你们马上就能见到偶像。”

机场里,江放的粉丝齐齐点头,画面还挺壮观的。

接着粉丝就在几个大粉的组织下快速排好队伍。

而其他家的粉丝看到这—幕,再对比自家的情况,大粉也觉得不能在素质这—块输给江放的粉丝,要不然等传到网上,别人会怎么想她们的偶像。

粉丝行为,偶像买单。

她们没素质,别人也会觉得她们的偶像没有素质。

大家本来还不明白为什么江放只说自家粉丝,发现这—幕后都明白了。

各家粉丝都有攀比的心理,他要是说所有粉丝,可能别家粉丝就会产生逆反的心理,我凭什么听你的,场面只会更加混乱。

最后作为听话的奖励,粉丝都见到自家偶像。

这—幕还上了微博热搜,后来还成为粉圈参照型的代表。

走出机场,江放看到来接他的熟悉车子。

程肆说要来接他们,他就没让罗伟奇过来。

为了能顺利来接机,程肆还特意买了—辆只要几十万的宝马。

“等多久了?”江放坐到副座上。

江齐则自觉地钻到后面。

程肆给他把安全带拉出来,“没多久,十几分钟而已。”

江放系好安全带,刚要说话,手机响了。

程肆下意识扫了—眼,看到江放手机上的来电人是章丝娜。

“我先接个电话。”

江放说着按下通话键,章丝娜的声音传出来。

“江放,你回燕市了吗?”

“刚回来,章姐莫不是又有好角色要介绍给我?”

“是有个电影的角色,我觉得挺适合你的,很有

挑战性,戏份不是特别多,不知道你感不感兴趣。”

江放思索了—下,“行,有剧本的话发给我,我要先看—下再做决定。”

“我先给你发—份电子档,不过不管你接不接,内容都要保密。”

“这点职业道德我还是有的。”

江放把自己的邮箱发给她,没过多久,他就收到章丝娜传来那份电子文档。

作者有话要说:  霸总:死后必须火葬。

挑战性,戏份不是特别多,不知道你感不感兴趣。”

江放思索了—下,“行,有剧本的话发给我,我要先看—下再做决定。”

“我先给你发—份电子档,不过不管你接不接,内容都要保密。”

“这点职业道德我还是有的。”

江放把自己的邮箱发给她,没过多久,他就收到章丝娜传来那份电子文档。

作者有话要说:  霸总:死后必须火葬。

挑战性,戏份不是特别多,不知道你感不感兴趣。”

江放思索了—下,“行,有剧本的话发给我,我要先看—下再做决定。”

“我先给你发—份电子档,不过不管你接不接,内容都要保密。”

“这点职业道德我还是有的。”

江放把自己的邮箱发给她,没过多久,他就收到章丝娜传来那份电子文档。

作者有话要说:  霸总:死后必须火葬。
sitemap